当前位置:首页 > 今日都昌 > 史海都昌
史海都昌

都昌历史名人——陈澔

时间:2015/12/18 13:36:40  作者:黄琴  来源:今日都昌网  查看:180  评论:0
内容摘要:一、人物生平1、人物简介陈澔(1260——1341年)字可大,号云住、北山叟,人称经归先生。南康路都昌县(今江西都昌)人,宋末元初著名理学家、教育家,朱熹第四代嫡传弟子,陈大猷之子。生于宋景定元年(1260年),宋亡后不仕。卒于元至正元年(1341年)。著有《礼记集说》十卷,《礼...

一、人物生平

1、人物简介

陈澔(1260——1341年)字可大,号云住、北山叟,人称经归先生。南康路都昌县(今江西都昌)人,宋末元初著名理学家、教育家,朱熹第四代嫡传弟子,陈大猷之子。生于宋景定元年(1260年),宋亡后不仕。卒于元至正元年(1341年)。著有《礼记集说》十卷,《礼记集说》是明朝永乐皇帝朱棣至清朝末期学校、书院御定标准教材和科举取仕的必备范本。

在今日的山东孔庙,如果留心,可以发现陈澔的牌位赫然在列。正是这位鲜闻达于世,甚至其生平记载也少之又少的先儒,所著的《礼记集说》,第一次把礼仪行为规范提升到一门专门学问,影响至今,是我国礼仪学的开山宗师,而中国被世界尊为“礼仪之邦”,陈澔也是功不可没。

2、人物生平

陈澔一生不求闻达,隐居不仕,主要从事讲学和著述。勤学而好古,秉承祖业,精于《易》、《礼》、《书》,曾在都昌建云住书院讲学,亦称经归书院。后又应邀在庐山白鹿洞书院主讲两年,不少名门俊彦慕名就学,一时间书院学风大盛。

陈澔最有影响的著作是《礼记集说》,乃明清两代学校、书院,私塾的“御定”课本,科考取士的必读之书。元代教育家吴澄称其“可谓善读书,其论《礼》无可疵矣!”《续文献通考》载:“永乐间颁《四书五经大全》,废古注疏不用,《礼记》皆用陈澔集说”。可见《礼记集说》流行之广,影响之大。正是由于澔公著作对明清两代学校教育和科举考试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因而两朝历代君王都非常景仰。明弘治十四年(1501)年钦命于都昌县治设专祠祀之。清雍正二年(1724)年诏命从祀孔庙,为先儒。在南康府城(今江西星子县),又被奉为“乡贤”,供奉于学宫“乡贤祠”。

陈澔为朱熹四传弟子,其《礼记集说》承程朱学派,就《礼记》一书中有关教育篇章作了详细的注疏、解释。在传承的基础上,又有鲜明、独到的个人见解。

3、家庭出身

澔公出身教育世家,系江州义门陈氏后裔(属南桥庄),祖辈世代注疏经书,留有许多名著。祖父讳炳,淳佑四年(1224)进士,主要从事《礼》的研究;父讳大猷,为饶鲁门人,开庆元年(1259)进士,曾为从政郎,黄州军判官,一代名儒,著有《尚书集传会通》,尤其对《礼》的研究有独到处。父祖两代均好《礼》,对陈澔一生从事《礼》的研究有很大影响。

 

二、主要成就

1、对于《礼》的执着研究

礼记集说(陈氏本)十卷,元陈澔著。陈澔号云住,此书为注解《礼记》之作,故名。成于至治壬戍年(1322年)。朱彝尊《经义考》作三十卷,今本作十卷,为刊刻者所合。《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述其书流传与优劣:“明初,始定《礼记》用陈澔注,胡广等修《五经大全》,《礼记)亦以澔注为主,用以取士,遂诵习相沿。盖说《礼记》者,汉唐莫善于郑(玄)孔(颖达),而郑注简奥,孔疏典赡,皆不似澔注之浅显。宋代莫善于卫湜,而卷帙繁富,亦不似注之简便。……澔所短者,在不知礼制当有证据,礼意当有发明,而笺释文句,一如注《孝经》、《论语》之法,故用以为蒙训则有余,求以经术则不足。……于初学之士,固亦不为无益。”

陈澔一生致力于礼学研究,除去后天的兴趣之外,多少还有些先天环境的原因。陈澔是江州(今属德安)义门陈氏的后裔,出生的家庭,更是江右著名的教育世家、文化世家、礼学世家。

如果追溯起来,陈澔的远祖自北宋嘉祐年间与陈氏分庄时,就迁居都昌,其后祖辈几代都致力于文化经典,其祖父陈炳,字奋豫,是宋淳佑四年(公元1244年)的进士,一生对《礼》颇有研究,获心得不少。

到了陈澔的父亲这一辈,更是名声大燥,其父亲陈大猷,为著名理学家朱熹的三传弟子。名师出高徒,陈大猷也于开庆元年(公元1259年)中了进士,“历仕从政郎,改惠州判官,著有《尚书集传会通》”,还曾于开庆年间在都昌创办东斋书院,教书育人。

与自己的父亲一样,陈大猷的一生,对《书》、《易》、《诗》,尤其是《礼》很有研究,到达了先辈未企及的新高度。

在这样文风鼎盛的家庭长大,名人辈出是一种必然,宋末著名的爱国丞相江万里就是陈大猷的外甥,与陈澔是姑表兄弟。兄弟俩来往亲密,治学和做人相互影响,相互砥砺。

陈澔一生热心于书院教学,对《礼》的研究更穷尽毕生精力,这样的执着可谓一脉相承。

2、不求仕途专攻五经

陈澔从小跟随父亲学习,但是与父亲不同,陈澔于仕途并无所求,不求闻达,专攻五经。南宋灭亡后,20岁出头的他,正是大有作为之际。元朝初创,百废待兴,而此时的陈澔满腹经纶,虽然藏于乡野,无碍其名传朝廷,朝官曾多次请他出山做官,但他数次婉拒,隐居在都昌县城南山西北方向的无花山下,潜心习经。

这样一位大儒,一生的著述自然不少,但可惜的是,除了《礼记集说》外,大都已经散失。

春秋战国儒学宗师孔子首作《礼记》一书,对礼仪学给予了理论上的阐释。而陈澔所著的《礼记集说》,则对各种具体礼仪活动规范化操作进行解说,文史学家认为,陈澔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礼仪学开山鼻祖。《礼记集说》一书与《四书》(朱熹集注)、《易》(程颐注)、《书》(蔡沈注)、《诗》(朱熹集注)、《春秋》(胡安国注)一起,成为明清两代科举考试的统一标准。自明代永乐以后数百年中,《礼记》一书专主陈澔之说,影响颇为深远。

一本教科书,被钦定通行达五百多年之久,这在中国教育史、科举史上颇为罕见。而且至今,我国当代各种重大活动,如祭祀炎黄二帝、孔庙祭祀等活动,其礼仪运作方式都源于陈澔所著的《礼记集说》。所以,陈澔是一位把礼仪行为规范提升到一门专门学问的礼仪学开山宗师。中国被世界尊为“礼仪之邦”,陈澔功不可没。

3、创办云住书院

陈澔晚年创办了云住书院,在都昌县城西边无花山下,传播他所创作的《礼记集说》,为我国培养了大批理学人才。

明宏治十四年(公元1501年),提学副使邵宝再次奏请宏治皇帝,在陈澔家乡都昌县城西边无花山脚下修建云住祠,将陈澔供奉于祠内祭祀,颁祭品,祝文旌表。该祠祭祀活动一直延续至民国。

明代宏治十五年(公元1502年),知县王珀杨重建书院,用于祭祀陈澔。因陈澔号云住,亦称云住书院。除春秋两度举行祭祀活动外,还让诸生以时读书,司礼其间,并添置农田。明万历年间,在张居正毁废天下书院的危急时刻,家乡儒生为保存陈澔所创办的云住书院,急中生智,将云住书院改名为云住祠,而使书院免遭厄运,得以继续发扬光大。家乡书生对云住书院的深厚感情,对陈澔老先生的崇敬之情,由此可见一斑。

明孝宗17年(1504年),江西省巡抚、都御史张本,提学副使邵宝再次奏请皇上恩准,祭祀陈澔于白鹿洞书院宗儒祠。清代将陈澔移祀于白鹿洞书院紫阳祠。据百度百科网站介绍,清雍正二年(公元1724元),雍正皇帝颁诏命,将陈澔尊祀于孔庙,奉为先儒。据周清华老师介绍:历史上,江西只有10人,都昌仅一人被尊祀于孔庙。在南康府城(今江西星子县城),将陈澔奉为乡贤,将其雕像供奉于学宫乡贤祠

崇祯六年(公元1633年),知县陈嗣清扩建云住书院书舍数间,不久却遭兵燹。清代康熙24年(公元1685年),知县曾王孙和陈澔十四世孙陈臬训重建堂室,更名经归祠,专门祭祀陈澔,并继续办学。

因陈澔创办书院多年,以培养人才、振兴教育为己任。他主讲过白鹿洞书院这所天下著名的书院,且所著《礼记集说》,与理学宗师朱熹等人的著作齐名。所以,陈澔的厚德名望,一直激励着明清两代的学子。他好学慎行,淡泊名利的高尚品质,精深渊博的学问,尤其受到后人的尊重。自明以来,地方官员、家乡儒生或赋诗填词、或为书院作记。

明代都御史林俊(福建甫田人),游云住祠后,崇敬之情溢于其所作《谒陈云住祠》:白发三千丈许长,世缘牵掣又江乡。两山抱郭地胜雄,二水会流天渺茫。宿莽风烟谁步障,盘冈香火自祠堂。东巡感忆苍生问,廓庙先忧出故肠。明代监察御史余应桂(江西都昌人),赋诗《谒奠经归祠》:西山庙貌入青冥,潜德悠悠始复旌,功并洛闽家乘灿,文留天地岫云蒸。吉蠲但酌鄱湖水,跄济仍占大史星,学道无闻鬓未变,还从筵桷授遗经。这首诗对陈澔的学术著作及讲学传经精神极尽赞誉之词。明陈鸾所作《经归书院录》,对经归书院作了详尽介绍。

19426月,日本侵略军攻陷都昌县城,都昌这座具有680历史,全国最著名书院之一的理学教育基地毁于战火。

4、七十高龄到白鹿洞讲学

到了晚年,已然著作等身的陈澔,开始走上了与父亲相同的道路——书院讲学。除了自己在都昌所建的经归书院,与之密切相联的,还有白鹿洞书院。

陈澔在白鹿洞书院讲学时,已到了公元1337年,他已是七十高龄的老者,但是我们从其所撰写的碑文中可以看到,很多落款都为白鹿洞书院陈澔,由此可见,他对这个书院的感情尤为深厚。

元时,白鹿洞书院隶属于江西行中书省南康路。在蒙古人入主中原的八九十年间,为世人所知的主掌白鹿洞书院的并不多,而已知的几位,无论是名气还是学识,都无法与陈澔相比。陈澔入主白鹿洞书院二三十年后,书院才被毁掉。直到明代正统、成化时,白鹿洞书院又达到了一个空前的繁荣发展期。所以说,陈澔主讲白鹿洞书院有着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意义。


相关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免责条款|版权申明|法律顾问|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