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广场 > 心情故事
心情故事

记一位摆摊认识的朋友

时间:2016/1/27 14:51:29  作者:冯俊竹  来源:今日江西网  查看:282  评论:0
内容摘要:作者冯俊竹用朴实准确的语言记录下他曾经摆地摊认识的一位老友,虽然不知老友如今身在何方、过得怎样,却把思念与祝福留在纸上。更反映出到底什么样的人才是这个社会真正需要的人……

   那时候,我经常坐在师大的天桥上,看着远处万家灯火、脚下车水马龙,吹着风,跟隔壁摆摊认识的朋友聊着天南地北乱七八糟的故事。摆摊认识了两个朋友,在这里,我想花些篇幅介绍一下其中一位。 

   他叫杨克清,认识他时已经三十多了,哪里人我已忘了。他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村,初中时成绩不错,本有希望考取高中,毕业后可以分配到村里当个干部。结果被其班主任劝说放弃报考高中(因为那时候高中很难考,会影响就业率),改报了一所不用分数都可以进的技校,这改变了他的一生。毕业后,他带着不多的盘缠和一张写着地址的纸条,只身前往广州找他的老乡。刚到广州没多久,就被小偷偷走了钱和身份证。没有身份证,在陌生的大城市里举目无亲。他告诉我:他每天睡公园,饿了就找自来水喝,没有饭吃。拿着之前买的地图,揣着有地址的纸条,整整走了七天找到他老乡,鞋子都走破了。在那之前,我无法想象一个人七天不吃饭还能活着,我也不理解为什么他不找人讨点饭吃,但我相信他。也许他的性格就是那样,倔、不求人。摆摊的时候,另一个朋友总是不停的换货,哄着顾客买。而他从来不换货,也从来不吆喝,定了价格就不动丝毫。我想这就是他的性格吧。

   后来,他去了火车上做了售货员,就是不停在车上打广告卖东西的人。他们不属于火车工作人员,纯粹是借火车的平台卖一些产品,按期缴纳一定的费用,多赚的归自己。他们要进行统一培训,背统一的宣传广告词,然后结合个人经验进行销售。别人都想尽办法去销售,背熟各种各样让人眼花缭乱的宣传广告词,而他总是不愿这样。理所当然的,他被这个“社会”淘汰了。我想这也是他即便可能饿死也不委曲求全的缩影吧。再后来,他就拿着这些卖不出去的货来摆地摊了,我们也就认识了。南昌夏天炎热是出了名的,我偶尔会请他吃雪糕喝冷饮,有时候煮好绿豆或者银耳汤也会请他来喝一碗。他租住的房子离我不远,没有空调。我让他来跟我住,我房间有空调。他想了想拒绝了,理由是他大清早起来要冲凉,怕影响到与我合租的姑娘。后来在我再三建议下,才买了一个三十元的小风扇。有一次,我送给他一些蒜苗,他非常高兴,特意买了些猪头肉用电饭锅一起炒了(他没有炒菜锅,都是用电饭锅先炒菜后煮饭的),吃了整整两天。

   卖不掉货,总不能饿死。于是,他找到了一家文具工厂的工作,做仓库管理员。工厂很远,他买了辆二手自行车,每天早起骑很久去上班,他却非常开心。他矮小并且瘦弱,却比谁都能干。卸货是非常辛苦的,他总是抢着干。回来后,他告诉我他快散架了,倒头就能睡着。每天吃工作餐,他总能吃两大碗饭,不过还是非常瘦。没事的时候,同事们就坐在一起聊着荤段子,而他却去仓库默默的认清楚什么货放哪里。他说等到有人来进货,他就能迅速地找到货。我想他就是属于那种埋头肯干的,而非投机取巧的。可如今的社会,投机取巧大行其道,踏实肯干却无处藏身。后来有一天,他告诉我老板提拔他当了小主管,听到后,我别提有多高兴。后来冬天到了,我已经去了学校开始读研,盖着两床被子都冷得瑟瑟发抖,而他还只是盖着夏天时候的薄被子,我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过了些日子,当我想给他送床被子去的时候,他已经回老家了,听说是父母安排好了对象,非叫他回家结婚。

   三十多岁的他,一直没有谈过恋爱。摆摊时有一天,他特别不好意思地问我借一串粉色手链(我卖的一种女性手链),说是喜欢上了公司的一个姑娘。我也乐了,说你都拿去,想送几条送几条,又不值钱。他连说不用,一条就够。过了几天,他把手链还给了我,说是没敢送出去。这是一段根本没有开始、也注定没有结局的暗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如今,也许他都已经有了孩子,我们也断了联系,不知道他偶尔还会想起我这个朋友吗?我不知道他放弃了南昌的工作会不会感到遗憾,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吗?细细想起,他虽然过得贫苦,但骨子里有傲气,而这种“傲气”已经显得那么不合时宜了。
   很多人听到了他的故事嘲笑他傻,嘲讽他注定被社会淘汰。卑微的我不敢当面反驳,却躲在这写他的故事。我想,我们社会很多时候恰恰缺少了他这种倔强、耿直、不求人……耍小聪明的人只能成就一时,而成就一世的终究是也应该是内心中正、有股傲气又擅于变通的人。(冯俊竹)


标签:文学 冯俊竹 朋友 地摊 
相关评论
本类推荐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免责条款|版权申明|法律顾问|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