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今日都昌 > 鄱湖文苑
鄱湖文苑

2016年的第一场雪

时间:2016/1/22 19:13:03  作者:曹凯新  来源:今日都昌网  查看:735  评论:0
内容摘要:因为一台新电脑的缘故,我在工作室调试了很久,出电梯的时候,一阵冷风吹过来,冷得都有些想倒退几步,想到天气预报说今天下雪还没有下雪就有些抱怨:因为临下雪却又未下雪的时候是最冷的,那个风,真的只能用刺骨才能形容——我怀着这样的想法一直走到楼栋门外,刚出楼栋的门,忽然发现一阵惊喜,首先...

 因为一台新电脑的缘故,我在工作室调试了很久,出电梯的时候,一阵冷风吹过来,冷得都有些想倒退几步,想到天气预报说今天下雪还没有下雪就有些抱怨:因为临下雪却又未下雪的时候是最冷的,那个风,真的只能用刺骨才能形容——我怀着这样的想法一直走到楼栋门外,刚出楼栋的门,忽然发现一阵惊喜,首先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其次是我惊讶地发现打在我头上的东西瑟瑟发响,它不是雨,是雪子!竟然真的要下雪了!

    真要下雪了,心里忽然反而不害怕起冷来,一种冰雪般的明净在我心中上升起来,而且下雪的时候吸热,风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大那么狂了,取而代之的是瑟瑟的雪子在安静而又优雅地下着。已经是晚上11点了,路上已经没有行人,而且这么深的夜,估计也没有人出来体验下雪之初的感觉,我并不十分爱雪,但一路的安静、安详、安宁却是打动了我,因为没有很大的风,雪子打在头上也不会立马融化,我似乎感觉不到冷,反倒是和这场雪一样安静、安详了下来。

    离家的路其实并不远,只有一千米,我却故意放慢了脚步,甚至是绕一个弯去另一条路去来回徘徊了下,我看见极个别的行人行色匆匆,生怕被雪冻伤了去,我的心里却在留恋着这场刚刚下起的雪,一个人在瑟瑟作响的雪子中散步,没有打伞,而且在这样的深夜,如果被正常思维的人知道,一定觉得我疯了,因为我并不是身体强壮的人。但在这样的夜,这样的寒冷与初雪景致中我感受到了非常慰藉心灵的宁静,雪的含义不仅仅是冷,而是在于让人类浮躁、充满欲望的心灵得到片刻安静,花花世界,美食、锦衣、美色、豪车、豪宅……在这样安宁的雪中,哪怕是雪子中,仿佛都冻结了,极致的寒冷、极致的宁静取代了人类的喧嚣和欲望,给马路和平常的风景以无以伦比的祥和,仿佛没有爱恨纠葛,仿佛单纯得可以放下所有!这让我想起了有一年,我一个人独自在南昌过的年,那一年,因为许多原因,我不愿意回家参加世俗的春节仪式,我独自一人在南昌过年,大年三十晚上,我看着空荡的南昌、坐着空荡的公交、再看着所有关闭的门店和超市,那种空荡,不仅仅是一种失落,更是一种对比,南昌城的欲望与大年三十的凄冷,我甚至是分不出哪个更加美丽,平日的南昌繁花似锦,各种欲望、各种人群在游荡,而那样的空荡的大年三十,空荡得像天之尽头,看了,仿佛能放弃所有回归内心的宁静,极致的喧嚣美丽还是极致的宁静美丽?估计谁也说不上来,但这样安详的雪夜,我忽然觉得如此安静地听着雪子声、徘徊在这样冷却没有任何欲望的街道上更美丽!

    因为雪与寒冷的缘故,我不用担心有小偷或是强盗出没,我背着随身包肆意地在下雪子的街道上慢慢地、恋恋不舍地走着,这是2016年的第一场雪啊,它怎么在这样的深夜如此悄悄地来临?是否要告知人类,在纷纷扰扰的追求中,要学会内心的宁静?在这样宁静的雪子声中,我们是否可以悄悄地在自己心中下一场这样安静、安详的雪,冻死那些让人日夜不宁的欲望,冻死那些让人无法安详的蠢蠢欲动?我们都见过雪,可谁也没想过在自己的心中下一场雪,谁也不曾想过要狠狠地冻一冻自己心中的欲望——

    可是,人类有多少欲望就有多少痛苦,每个人的痛苦都来自于自己超负荷的欲望,如果,我是说如果,每个人都可以有那个心力,主动让自己的心飘一场雪,那实在再好不过了,人活着的时候就能感受到安详难道不是很好吗?非要等死了才能安详吗?

    可是,许多人都在红尘中着了魔,从不考虑用雪哪怕是冷水浇一浇自己的执着或是说欲望,世间事皆一念之差,有个词叫做随缘,只是随缘这个词包含了极深的道行,怕是绝大部分人都修炼不成,于是强求倒成了常态,而痛苦也如影随形——也成了常态,我也做不到随缘,因此只好羡慕这场飘飘洒洒、安静安详的雪,羡慕、爱慕,以至于我在这样寒冷的雪中行走了很久甚至是故意行走了很久都不自觉,爱上雪夜中散发出的空旷与宁静,它让人丁聚济的地方忽然有了一种反思的气质,而这种气质不是谁赋予的,是大自然强制执行的,天地共享,美轮美奂。

    这样的夜,我以最慢的速度回到了家,虽是觉得自己实在有点异于常人,但内心却是充满了喜悦,没有冷,反倒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清新席卷了我的心灵,有一种洗礼叫做不去天尽头,只需要深夜一场宁静、清冷的雪,我狡黠地对自己一笑!(曹凯新)


相关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免责条款|版权申明|法律顾问|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