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摄影 > 个人风采
个人风采

云住的微笑

时间:2015/12/19 15:31:12  作者:黄琴  来源:今日都昌网  查看:158  评论:0
内容摘要:云住书院坐落于都昌县城南山西北方向的无花山下,即现在的都昌港码头西边,三面环山,一面向湖。云住书院消失的时间并不长。1942年6月,都昌县城被日本侵略军攻陷,这方享有盛誉的礼学教化之地,也一同被日寇“彻底”沦陷,彻底到只剩下无花山上两处摩岩石刻──“雲住”和“空遠”。现在,惟有这...

云住书院坐落于都昌县城南山西北方向的无花山下,即现在的都昌港码头西边,三面环山,一面向湖。云住书院消失的时间并不长。19426月,都昌县城被日本侵略军攻陷,这方享有盛誉的礼学教化之地,也一同被日寇“彻底”沦陷,彻底到只剩下无花山上两处摩岩石刻──“雲住”和“空遠”。

  现在,惟有这两块巨大的石壁书刻,还能以不变的身姿,一如既住地诉说这里曾经的,规模宏大的读书场景。

  旧了时光,新了容颜,书院已被树草覆盖,可它生前六百余年的风风雨雨,浩浩荡荡,还是仿佛得见。

  云住书院的创办人就是云住先生,即是陈澔先生。云住,是陈澔的号,古人一般有三四个名字,如陈澔,字可大,号云住,又号北山叟。云住先生是江西都昌北炎乡洪家舍人,史称江西南康府都昌马陂人。生于1260年,也就是南宋末年。

  云住先生系江州义门陈氏后裔,是为江右著名的教育世家,文化世家。祖父陈炳,进士,治《礼》屡有所得。父陈大猷,进士,是饶鲁的学生,为朱熹的三传弟子,著有《尚书集传会通》

  这是一个读书的家庭。它积攒出了一个真正的读书人──云住。云住先生读书,一读近七十余年,不求闻达,终生不仕。这书读得真个悠长,读得足够纯粹。想想古今多少读书人,读书只为卖与帝王家,只为入仕,把自己弄得不伦不类。其实真正读书人,是天上的云彩,是理想的彩云飘飘,若是落地于现实,难以开花结果不说,弄不好还一副吊起来的模样,上不靠天下不着地。

  是云,就安分地散发出云的光彩,这才是现实大地美妙的向往,与期待。

  这位淹贯经史的先儒,安静地读着书,潜心于《易》、《书》、《礼》的研读与注述。其中对于《礼》,用情更深,这位先儒曾言,“前圣继天立地之道,莫大于礼;后圣垂世立教之书,莫先于礼。礼仪三百,威仪三千,孰非精神心术之新寓,故能为天地同其节。”

  云住先生认为礼是治身之要,也是人文化成之要。如果人的行为依于礼,合于礼,则人无不立,事无不成。云住先生又肯定“乐”的作用:礼借外在之仪文来规范人们,乐则是经由內在的精神陶冶来感化人心。云住先生理想化的,以“礼”来划定人与人彼此的空间,希望建构一个礼仪有序的社会。

  云住先生对礼的追求,不流于表面。他在著述中讲道,礼,因人情而作,倘若失于礼义,则礼流于仪文形式,但若不籍由礼仪来表现,则无法展示礼义所在。因此,礼,是礼义与礼仪共生的形态。这是云住先生心中礼的圆满,也是对形式与内容的辨证:没有内容的形式,形式只是形式;能表达内容的形式,形式就是内容。

  因此,云住先生一生心血凝聚的《礼记集说》,既是对儒学经书《礼记》的解释,使各种礼仪规范更具有行为的可操作性,又把礼仪行为规范,上升到准宗教的层面,使之获得形而上的精神能量。后人评价,中华被尊为礼仪之邦,云住先生具有宗师的意义。

《礼记集说》问世后,版本众多,有《礼记集说》十卷,十六卷,三十卷不等;流传范围亦广,除中国外,更遍及日本、韩国与越南;影响更为深远。明代永乐年间,以国家之力修订的《四书五经大全》,其《礼记》的注疏全取于《礼记集说》,此后对《礼记》的解读,数百年内也专主云住先生之说。《礼记集说》,还被明清两代御定为学校、书院、私塾的教科书,作为科举取士的必读经典。

《礼记集说》影响如此广阔,与深远,估计云住老人也未曾料到。

  公元1322年,随着《礼记集说》封笔面世,云住书院也可以开院教学了,因为书院有自己的课纲教义了。时年云住老人六十有二。

  云住先生讲学,主张“以坦明之说,使初学读之即了其义”,通俗易懂,因此近地莘莘学子争相就学。十几年后的1335年至1340年,云住先生依凭融会贯通的学养,与深入浅出的善教,应邀主教白鹿洞书院,一时间书院士子云集,文人蜂至,书院学风大盛,到达了元代的鼎盛状态。

 云住先生在书院讲经的时间,从六十二岁,至八十二岁(1341年)无疾而终,也就二十年的光景。可云住书院,因了云住先生,以及《礼记集说》的护佑,并没有停下前行的脚步,即使时有踉跄。

  明代弘治十五年(1502年),知县王珀杨扩建云住书院,并春秋二祭于云住先生陈澔,余皆让“诸生以时读书司礼其间”,还添置了学田。

  万历年间,张居正毁天下书院,云住书院仍得到很好的保护,只改名为云住祠而已。

  崇祯六年(1633年),知县陈嗣清增建书舍多间,旋遭兵燹。但清代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知县曾王孙和云住先生十四世孙陈臬训重建堂室,更名经归祠,专祀云住先生并继续办学。直至19426月……

(由于云住先生陈澔著述与教学有功圣教,明清二代多次颁诏祭祀。明弘治年间,专祠云住先生于云住书院,并祝文旌表。明孝宗年间,在白鹿洞书院宗儒祠为云住先生设立祀位。清代祭祀于紫阳祠。雍正年间,皇帝颁下诏命,将云住先生尊祀于孔庙,奉为先儒,接受天下儒生顶礼膜拜。)

  岁月一成不变地不紧不慢地迈入了新的世纪,云住书院在荒草萋萋中,也沉寂了近六十个春秋。都昌和全国一样,经历了文革对传统文化的撕裂,接着又经历了一猛子扎进经济大潮的迷失。回过头,许多有识之士开始呼唤历史人文教育的回归,提议恢复云住书院原貌。

  适逢有着数十年文化底蕴的都昌一中,要整体搬迁新建,纯粹是文化的奇缘巧遇,都昌一中的新址竟与云住书院旧址重叠相接了。既然知此,就干脆请云住先生住进了新一中。于是,具有标志意义的“雲住” 摩岩石刻迁移入校,学校起建了“云住广场”,“经归广场”,创立了《云住》学刊……新的都昌一中旨在以精神血脉,连通于云住先生这位读书得道的先贤。

   作为文化人,这是我们乐见其成的。我们不赞成动不动就对历史原貌进行恢复,这里面有太多的形式复制。历史,终究要回到历史的风烟中。

  相信一生淡泊名利、好学慎行的云住老人,也会欣悦都昌一中的所为──当云住老人站在云端里,看到家乡后代,一代一代的在他的精神激励下,好学奋进,定会拈须微笑。(李志强)

 


相关评论
本类推荐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免责条款|版权申明|法律顾问|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