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摄影 > 个人风采
个人风采

大美鄱阳湖

时间:2015/12/19 15:29:13  作者:黄琴  来源:今日都昌网  查看:176  评论:0
内容摘要:碧波万倾,草洲如茵,候鸟成群,鸟屿林立,白浪逐沙,天上人间……我心中勾勒的鄱阳湖是这样一幅美丽的画卷。从小我对鄱湖有一种魂牵梦绕、梦境神往的不解情缘。在我心目中,天下有大美,大美在鄱阳湖。鄱阳湖是中国第一大淡水湖,上吞五水而下纳长江,烟波浩淼的气势让人联想到大海的辽阔。当年饶洲知...

 碧波万倾,草洲如茵,候鸟成群,鸟屿林立,白浪逐沙,天上人间……我心中勾勒的鄱阳湖是这样一幅美丽的画卷。从小我对鄱湖有一种魂牵梦绕、梦境神往的不解情缘。在我心目中,天下有大美,大美在鄱阳湖。

 鄱阳湖是中国第一大淡水湖,上吞五水而下纳长江,烟波浩淼的气势让人联想到大海的辽阔。当年饶洲知洲范文公曾面对万倾碧波的鄱阳湖挥毫写下“福地飞来小南海,禅心静到大西天”以此赞美鄱阳湖的博大。那真是一处诗画般的山水,绵延的群山排列在万倾碧波的平面上,不高也不低,不远也不近,一片波光激荡,阳光不停地在湖水上涂抹着荡漾不定的火焰似的图案,大气磅礴以波动日月。在这里操练的兵甲曾令天下鼎立三分;在这里厮杀的豪强曾立大明江山于一统;在这里汹涌的鲜血,浮沉的尸骨和萦绕不去的湘军和太平军的悲歌使历史瞠目结舌;在这里驻足和歌吟过的有李白、苏东坡、范仲淹、黄庭坚、谢灵运这些中国最优秀的诗人和文章家。

 好些自然湖泊或人工湖都曾游历过,包括那个“天堂”城市飘浮着迷人传说的华丽诗词的著名湖泊,我也去游览过。每次去时,那里都是人声鼎沸,垂柳掩映的长堤和朦胧烟雨中的楼台,也全然没了历代文人笔下的那种诗意。那种园林式的湖光秀色虽然名噪天下,但与我们眼前的浩瀚湖泊比起来,不过是一个小家碧玉,看不到一点自然大气,最多也只是一个经过千百年包装的美丽女子,她们总是浓妆艳抹地婷立于舞台之上,尽管有绝色之美,但人们经常目睹,不一定为之所动,甚至还有一种距离感。鄱阳湖好似一个生活在寻常环境中的出众佳丽,不但有迷人的美貌,而且健康成熟、大气,看上去落落大方,虽然没有闪烁的灯光照耀,也从来不施粉黛,与各处旅游胜景相比,这里当然不算华丽,一直处江湖之远,因此雕塑不多,附会也少,还是自然清新的本色,依然能显出她独具的内在气质。鄱阳湖正因为这种纯扑的天然之美,所以很多人慕名寻来。

 原生态一旦作为欣赏价值流行开来,也会很快成为时尚。因近代立体交通的普及而日渐边缘化,鄱阳湖毫无工业污染,生态堪称全球之冠,成为鄱阳湖的最大优势,是沿湖各县的最好名片。这里是世界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湿地,除湖汊人家,大量湖岛无人居住,水质可直接饮用,天然的野生鱼虾极为肥美。

 清晨,那遥远的湖面逐渐清晰鲜活起来,天蓝水绿,湖平山缓,不奇而卓然,不雄却从容。与之相对,水波不兴有如彻骨之清,融入其间,湖山不语直映生命之淡。眼中的湖水印证着心中的湖水。湖风在水上滑行,湖边的泊船轻轻地摇动,偶尔撞出亲昵的响声。雾气在被云霞照得斑斓的湖面悠长悠长地飘浮。远山是一抹淡淡的烟痕。风吹着呼哨在苇丛上掀起涟漪。隔年的枯草里,素净的白蒿,翠绿的苋帚菜,肥硕的铁扫帚、柔韧的马鞭草和纤细的碎米花一堆堆地汹涌绽放。生命萌动的气息四处弥漫。壮硕的水牛卧在草丛,与那些轻盈的鸟默契着,憨憨地眨着滚圆的眼睛。

 大白天,天和水在很远的地方连接起来,天上一丝云也没有。水被天照出一片白亮,刺得眼睛生疼。不时有冒着浓烟的拖船拽着的驳船和缀满了补丁的红色或土黄色的帆从白亮上划过。

 落暮时分,最远的天边,横着条状的金色云霓。巨大浑圆的太阳在那条云霓上面若有所思地注视着进入黑夜的世界。一行雁呈人字形向上扬着,在它面前缓缓移过,一片帆长久地在太阳的圆心处停着,凝然不动。淡淡的紫色暮霭弥漫过来,把湖罩在一片柔和明亮的光辉里。

 鄱阳湖号称八百里,湖岸线多见有金灿灿的沙滩。碧水金沙是鄱阳湖一大壮景。“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泥融飞燕子,沙滩睡鸳鸯”杜甫写的这首絻句是描写鄱阳湖畔沙滩美景的。这充满诗情画意的绝句,给我们展示了湖畔沙滩春天舒适恬美的景色,是一幅天浴沙滩的绝好风景画。我在电视里看见国外一些海滨浴场天浴的场景,湛蓝的海滨沙滩上,一把把太阳伞下躺着男男女女,躺累了到海水中泡泡澡。我想海水是咸的,鄱阳湖水是淡的,泡澡远比海水强,如果在鄱阳湖畔建几个湖滨浴场,让人们放飞心灵都来享受天浴沙滩,看着绿水金沙,那该有多好,问题是鄱阳湖的美景虽然是醉人的,却还是沉睡的。这里的资源还没有开发利用,她没有被过多游人打扰,还象婴儿般睡得香甜。

 湖上无数岛屿被树和草所掩埋,即便在大跃进期间,湖外无数的山剃了光头,这里始终是一团锦绣。绿岛悠悠之间只剩天与地,天是浮着白云的湛蓝长空,地是恣意铺陈的翠绿草洲,湖风在耳旁喃喃细语,几只鹭鸟在头顶飞翔,湖天的界限,波光粼粼处,一片白羽在阳光下闪烁。这里的一切生灵皆被视为神物,生灵有知,也被这里当作了天国。夏候鸟的鹭是一方湿地的王者,白鹭飞时,两脚向后伸直,远远超过尾巴,两扇宽大的翅膀缓缓鼓动,从容不迫,气度非凡。郭沫若说白鹭是韵在骨子里的诗,是朴素和高洁的形象化。丽日之下有白鹭翻飞,蓝天便有了心跳的动静;细雨来时湖边水田里站了一只两只白鹭,水田便成了玻璃的画框;湖岸山岩上有白鹭群立,山岩便登时有了蓬勃的生机;夕阳里有成行的鹭低飞,更是水乡日子的一种恩惠。

 而冬候鸟的鹤更为壮观,一个又一个从云端钻出的鹤群,长羽临风,翩跹而来;长喙含云,吟哦而来,长跖踏浪,高蹈而来,漫天是惊心动魄的鹤舞和鹤鸣。辽阔明亮的湖面,跃动着千姿百态的鹤群,仙子一样的尊贵,处女一样的纯结,大士夫一样的优雅。它们是鄱阳湖的美丽使者,早已习惯了鄱阳湖的肥美,习惯了这里生活的从容,高兴了就引吭高歌;忧郁了,便低头不语,兴奋时,振翅而飞。每年春天,它们都要作一次远行旅游,而一到冬天,它们又成群地返回到娘家鄱阳湖。一到故地便要登台举办盛大“演唱会”。

 鄱阳湖白天有白天的风韵,夜有夜的风韵。到了夜晚,雾气一团一团在黑暗深处浮起,水雾像轻纱般覆盖着湖面。湖上的航标灯飘浮不定,时隐时现。然后,远处越来越清晰地现出一些起伏不定的轮廓,那是对岸的山峦。渐渐地,山峦上的光亮越来越大,似乎有个人高挑着一盏雪亮的灯,正从容不迫地在山的那一面攀上来,那盏灯终于一点点地从山脊露出,漫无边际地照亮了幽蓝的夜空,这是月亮。湖边的蓼草静静地摆动,偶尔响起鱼跃的声音,几只水鸟被惊起,拍着翅膀从草尖上掠过,又消失在另一片草丛中间。湖上汊汊有人家。远远近近、大大小小的村落里,纷纷点起灯火,跟满天的星斗互相照应,让你明明白白地入了梦境,分不明是星斗落在了湖里,还是灯火点在了天上。一艘艘渔划子从湖湾里荡出,一个个渔夫弓着背,向湖里抛下钩网。湖面上,星星点点,闪闪烁烁,忽忽悠悠,网里的灯,船头的灯,舱里的灯,五颜六色的灯光,把忙碌欢乐的劳动笼挂在一片金鳞银甲的活蹦乱跳之中,装饰出一个五彩斑斓的夜。这是渔家点亮的蔟蔟渔火。这万千渔火,像梨花、桃花、油菜花一朵朵,一簇簇,盛开在墨墨黑黑的鄱阳湖上。

 鄱湖在日夜流淌,如梦如幻的美湖,漱玉粼波漾锦,港汊环萦之中,涟漪溯远,渔歌唱晚。湖水所有之处,菡蓄似翠玉铄碧滴翠,绿树笼翠遍地如茵,花草吐艳飞鸟啼鸣,在旖旎的景致与曼妙的绦韵中,鄱阳湖沿岸的郊野城廓,两岸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留下了一幅无与伦比的大地版画。

 在无限的丰饶与盎然的诗意中,在一片片生态的绿洲上,鄱阳湖上洇湿润泽的是这一方天地人民的心灵胚芽和精神的苗蘖。鄱阳湖在博动,并以原生态的步伐欢快恣情地跳着生命的芭蕾。 文 / 李辉柱

 


相关评论
本类推荐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免责条款|版权申明|法律顾问|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3